赌王心水论坛
首頁 > 旅游 > 異域風情 > 正文

膽子夠大才能欣賞的10個絕美景致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7-01-04

   【新財富網 www.tjevm.icu】如果說夏宮相當于北京的頤和園或承德的避暑山莊,那么冬宮就相當于北京的故宮,是沙俄時期的皇宮。提到冬宮首先給我留下的印象是傳說中在列寧同志的領導下向冬宮開的那一炮,打響了十月革命的那一炮。冬宮最早是葉卡特琳娜二世女皇的私人博物館,與倫敦的大英博物館、巴黎的盧浮宮、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一起被稱為世界四大博物館。這幾家博物館讓我印象最深的 是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也許是在中國館里看到了我從未見過的唐朝的銅鏡,也許是埃及館里的古埃及真品,給我的震撼都遠遠超過了盧浮宮里的“蒙娜麗莎”和大英博物館里的“亞尼的死者之書”,抑或是冬宮里的達芬奇、倫勃朗真跡。

  

 

  

 

  冬天和夏天冬宮門前的景象有著天壤之別,冬宮門前的冬宮廣場面積可真不小,如果圣彼得堡現在依然是俄羅斯的首都,那么俄羅斯的閱兵式一定會在冬宮廣場而不是那個比它小的莫斯科紅場。夏天的廣場上熱鬧非凡,騎著古老馬車拉客的,穿著沙俄貴族服裝爭搶著和游人照相的不計其數。冬天的冬宮廣場寒風蕭瑟,除了星星散散的游客再也看不到拉客的商販。廣場中心是亞歷山大柱,整塊花崗巖,用來紀念1812年反抗拿破侖戰爭勝利而建造。于1830年至1839年建成。柱高47.5米,重達600噸的柱體居然不用任何支撐,只靠自身重量屹立在基石上,俄羅斯人可能是堅信能把600噸石柱刮倒的大風在地球上不會出現。可地震呢?

  

 

  

 

  難道就沒考慮過嗎?遠的不說,2011年12月27日俄羅斯西伯利亞聯邦區圖瓦共和國境內就發生了7級地震,雖然距離圣彼得堡很遠,但怎么確保圣彼得堡永遠不會發生這樣的地震呢?正當我考慮這種自信值不值得咱們學習的時候,俄羅斯人堅定地給我一個客觀的回 答:“圣彼得堡就是沒有過地震。”鏗鏘有力的回答一下就堵住了我這種整日愛操閑心的、無聊的人的嘴,讓我知道還是把注意力重新放在這個柱子上比較符合我的游客身份。柱子的尖頂部位是一尊手持十字架的天使雕像,天使雙腳踩著一條蛇,是戰勝敵人的象征。在這個柱子西邊一公里左右的地方,還有一個與蛇有關的雕塑,那就是彼得大帝騎馬像,馬蹄子下也踩著一條蛇,不過這條蛇好像就是特指瑞典這個敵人,據說知道現在很多瑞典人來此看到這個雕像還會留下眼 淚。咱們說回亞歷山大柱,雖然是為慶祝俄國勝利而建,但有趣的是俄羅斯和法國都對拿破侖戰爭有各自的說法,都認為自己才是勝利的一方。

  

 

  冬宮對面,也就是廣場的南邊,是大名鼎鼎的富于傳奇色彩的、有著弧形設計、帝國風格的總參謀部大樓,于1819到1829年的這十年時間建成。我本人也是出生、成長在部隊大院,湊巧的是我也是總參的,活了半輩子就沒離開過總參這個大院,從兒時到步入中年,幾次搬家都是從院里的這個樓搬到那個樓,在自己的意識里外面的世界被高高的院墻和嚴格把手的衛兵徹底隔開。想起了在洛杉磯參加一個party時遇到一位年長的臺灣人,在做自我介紹時,我說來自北京的部隊大院,也就是你們臺灣說的眷村,對方一下就豁然開朗,他說我就是眷村的,嚴格說咱們都是“外省人”,說完彼此樂做一團。你說兩個完全不熟悉的人樂什么呢?

  

 

  好,咱們說回俄羅斯的總參謀部,這個建筑的中心是雙重凱旋門,屋頂上方是駕著六乘馬車的勝利女神, 雕塑宏偉、精致,在大型藝術作品領域,也許是深受國土面積影響的原因,俄羅斯人在這方面的造詣世界矚目。個人印象深的是一副巨型油畫,站在油畫前只能看到 一大灘一大灘的油彩甩在建筑的立面上,除了一堆混亂無序的顏色什么都看不出來。等你向遠處走出幾十米甚至幾百米,一下就能看到一個惟妙惟肖的人像填滿了這 個建筑從頭到底的整個空間,這種震撼力用文字真是難以表達,不真正去現場看一眼,是不會體會到俄羅斯人在這方面的天賦。

  

 

  總參謀部大樓從正面看是一個580米 長的弧形樓體,好似一個巨人展開了雙臂,將宮前廣場環抱其中。自己黃白相間的樓體隔著廣場中間的亞歷山大柱與綠白相間的冬宮遙相呼應。最顯眼的自然是拱門 之上的驅駕戰馬戰車的勝利女神像,六匹健碩的戰馬拉著女神乘坐的戰車,兩邊各有一個健壯的手持長矛的士兵,雕塑家把戰馬和士兵的氣勢表現的惟妙惟肖,體現 出這個戰斗民族對勝利的渴望,這組雕塑也是為了紀念反抗拿破侖戰爭的勝利而建造。

  

 

  橫跨大馬爾斯大街的總參謀部凱旋門將冬宮廣場與圣彼得堡最主要的街道—— 涅瓦大街連接起來,徒步走過雙重凱旋門可以把你從猶如王府井一樣熱鬧的涅瓦大街一下就帶到宏偉的冬宮廣場。尤其在冬天廣場上人很少,更能顯現出總參謀部大 樓的莊嚴。在夏天的時候廣場可是給游人展現出完全不同的另一面,商販、小偷都聚集到這里開始了自己的營生,加上來自全世界的游客,廣場的熱鬧程度絕不亞于旁邊那條世界著名的商業街。印象最深的是冬宮廣場地面那些年輪狀排列的方形石塊,里面露出的青草十分有年代感, 歐洲這種石頭路面我個人是十分喜歡的。每一塊石頭都是幾百年的歷史鑒證,看著不大的一塊石頭如果把它從路面中拔出來,絕對幾十厘米長,可以抵擋幾千年的磨損,雖然施工難度增大許多,但給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甚至對整個人類都留下了精神文化遺產,相比之下北京有這種石頭路面原跡的地方好像也就是故宮里那點面積了吧。

  

赌王心水论坛 mg娱乐首页 四川时时玩法 pk10技巧稳赚买法最新 天天时时彩 至尊国际游戏网址 时时彩大小单双口诀 pt老虎机平台大全 双色球胆拖投注表金额 鼎盛国际是个什么平台 打鱼游戏是赌博吗